那么拼命又是什么状态呢?十多年前,我和晶(钛媒体注:著名投资人,哈佛中心负责人)刚认识,盛大也刚起步,这个时候我们平均每天工作时间接近15小时,而一年大概只休息七天。我们从小到大接受的教育,是传统的成功学教育。比如说大家耳熟能详的“勤劳致富”,“我成功的原因是把别人喝咖啡的时间拿来学习”,还有“领导必须身先士卒”,对不对?成功学教育都是这样的故事。所以我们也一直是以这样的心态在工作。【详细】